健康、疾病、就医等知识,请搜索:
现在的位置:中国放化疗信息网 > 情感世界 >

背着丈夫我爱上了别人

时间:2009-07-26 |来源:中国放化疗信息网 收集整理|点击:


    在我眼前的茵,标致秀美的脸上似乎藏有一种难以琢磨的沧桑。她刚刚喜得贵子,并为办完满月酒。在酒席上,望着亲友们热切注视的目光,尤其是丈夫一脸的满足,她却将近乎撕裂的创痛埋在了心里最深处:不是她丈夫的……

  艰难成长渴望有家

  我出生在哈尔滨,母亲是当年从上海下乡的知青。我的母亲年轻,却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。当年她身在异乡,渴望有个依靠,就嫁给了父亲。父亲是当地农民,和母亲结婚时已近五十,曾有过一段婚姻,并留有五、六个,其中年龄稍大的几乎与母亲同岁了。

  母亲生我的时候,在极其痛苦地生下我之后,含泪望着南方,撒手人寰。我是喝着大姐喂养她的乳汁长大的,所幸父亲对我很好,能在他厚厚的棉袄中取暖,能嚼着他带回的喷香的烙油饼,是我童年的两大快事。

  可好景不长,在我七岁的时候,父亲因病去世,还没有来得急擦干伤心的泪水,艰难的生活从此开始。我轮番住在几个哥哥姐姐家里,在我个子还没有锅台高时,我就踩在小凳子上,学着烧菜煮饭。更让我难以承受的是,有时候哥哥姐姐吵架,我就成了他们的“出气筒”。

  随着年龄增长,我也慢慢了解了自己的身世,知道我在上海还有个“家”的时候,我常常偷跑到几里路外的铁轨旁,眼睁睁地看着呼啸而过的火车,真想它能带我回家。

  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,我的一个姐姐把我带到海南。在那里,我认识了我的第一任男友,他长我十岁,对我很关照,给我钱开服装店、花店。当时我觉得找到了依靠,找到了家。

  但这一切都是幻影,我男友是“蛇头”的事实注定了一切的幸福如过眼云烟。不久,他便在我生活里消失,他遭到了通缉。那段时间,我把自己锁在住处,窗外的一切动静都足以让我瑟瑟发抖。

  一个月后,我带着一些积蓄来上海。我害怕孤独,渴望见到亲人,我总是想象着上海的亲人可以抚慰我受伤的心。

  渴求婚姻希望成家

  来上海后,我住在外婆家。十八平方米的亭子间,却要容下外婆和二舅三口之家。我没有工作,靠着以前的积蓄度日,外婆对我很好,哀叹我母亲的悲惨命运,更是心疼我吃了那么苦,时常从微薄的退休金里抽出一些钱给我,但我始终不忍接受。

  生活总与矛盾相随。我的户口问题是永远的隐痛,我偶尔听到舅舅和舅妈的谈话,大意是如果我的户口报了进来,一旦旧房拆迁,新房的分配就会产生问题。我看见外婆冷冷地坐在一边,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无奈。那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,在那里,我是一个纯粹多余的人,我的存在只会引起他们的家庭矛盾,还让年老的外婆左右为难。

  后来,我离开外婆家,住进了大舅家。大舅家条件稍好,大舅和大舅妈称得上是有点文化的人,对我还算客气。

  经历了那么多沧桑,我觉得大舅家应该是一个安定的港湾,可是我的敏感害我不浅。我的表妹,大舅的女儿小我两岁,美貌多才,在名牌大学就读,并写一手好字、弹一手好钢琴,深得其父母的宠爱。因与她年龄相妨,我就暗自观察,舅父舅母给她的零用钱、新衣新鞋、生日礼物等物质关照,并与我的情况做番比较,结果总是让我难过,但这是我能接受的。

  真正让我备感自卑的是表妹的优秀出众。当我偷偷翻阅她那些厚厚的我一辈子都看不懂的书时,当她在打电话时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与人谈笑风生时,当她优雅地端坐在钢琴前十指飞扬时,当她穿戴鲜亮神采奕奕地与她的朋友们开派对时,我感到自己的悲哀。

  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经常躺在床上流泪:为什么当年沦落异乡的会是我的母亲!如果是换了别人,我也许不会像表妹那么优秀,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没有学历没有工作,没有家。但事实早已注定,我必须面对。在借住大舅家的这段日子里,一次偶然,我结识了我现在的丈夫。他是上海人。他大专毕业后,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,工资还算不错。他和他的双亲同住一套二居室,但实际上,他家的家底颇为殷实,有好几处房产租赁给别人,这样每月就可以进账不少。

  对我而言,如此条件已是足够让我满意。在我们刚刚相处的时间里,他也被我的温柔深深吸引,他觉得我少了上海的骄横跋扈,多了一份体贴温存,宽容知足。随着时间推移,相处了近两年后,我决心和他在一起。虽我已发现他不再像当初那样爱我,还有诸多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毛病,但我还是忍了下来,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家,让我不再寄人篱下。

  于是,我提出了结婚,但他漠然的态度让我心寒。以后的日子,他的自私自利更是暴露无疑,一起逛商店时他会算计着我花了他多少钱;同乘一辆公交车时,不顾我站在一边,自己占着座位,悠然地望着窗外……

  但我还是默不作声,放弃了子应有的骄傲和自尊。其实,当时我已心力交瘁,无力再去寻找真爱,我只是想要一个安定的家,一个歇身之处,让我好好地活下去。后来,在我的一再催促下,去年年初,我们终于勉强结婚。

  一次偶遇找到真爱

  去年初夏,我和一位朋友去南京游玩。一天中午,在中山陵的附近,有一位中年男子向我们问路,我们也是游客,不熟悉路线。后经他人指点,他道谢后离开。可没多久,我们又遇见了他,他好像又迷路了,这次他显得颇为尴尬。

  这次,我开始注意到,他中等个头,衣着朴素得近乎寒酸,但举止文雅,谈吐不凡。我们又聊了几句,当得知双方都来自上海时,自然拉近了彼此的距离。我了解到,他是上海某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,叫辉,是来南京出差的。临别前,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。我当时觉得他人很随和,和他说话心情很愉快。

  回上海后不久,他就开始不断给我发短消息,有纯粹问候的,有询问我最近生活状况的,还有约我出去聊天的。我没有工作,整天在家。丈夫清晨很早就上班,晚上回来就是、打游戏,我们之间交流很少。我心里很清楚,我们之间已没有爱,他只是在我最需要“家”的时候遇见的救星。

 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,我终于开始和辉交往,我的丈夫对此毫无察觉,因为他一向是以自我为中心,无视我的存在。

  辉对我体贴入微,对我的家人也很好。后来,我的几个哈尔滨姐姐来上海看我,逛街、喝茶辉都全程陪同,比起我丈夫家里人对我外地亲戚的略带鄙视,这点让我欣慰不已。

  和辉相处的日子,是我一生中惟一幸福的日子,因为我真正体会到了被爱的感觉。辉已年近四十,成熟稳重,他的关爱让我重新找回了快乐。后来我们悄悄在某处购置了一套房子,亲手布置我们爱的小屋,这更是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“家”的温暖。

  但同时,我清楚地意识到,辉是有家室的人,妻子是受人尊重的医生,且很有家族背景;他的儿子今年10岁,聪明。沉醉在爱河中的我没有太介意,因为他给我的爱真切而又实在。双休日,他陪我逛街时会把我拉到书店,为我挑几本书,他觉得我没有学历,要多看书多学点知识才能在社会上立足;他的收入因大多交给妻子,自己所剩无几,但得知我爱吃甜品后,经常会给我买一份昂贵的冰淇淋,自己却坐在一边看我吃;他还会早晨买双份早点,一份给我送来,一份给他儿子。

  对辉,我也付出了全部的爱。他不善打扮,我为他购置衣物鞋帽。每天,无论是否能等到他,我还是为他精心准备饭菜,毫无怨言。我非常珍惜和辉相处的每一秒,但心里不免还是为这段稍显阴暗的地下情隐隐作痛。我的丈夫对这一切毫不知情。但我试探过他,对于离婚他决不答应,而辉则是一再向我承诺和他妻子离婚,和我真正地组织家庭。

  风云突变失去真爱

  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今年年初,当我和辉手挽手逛街的时候,不幸撞上了他妻子的朋友,一场猛烈的家庭风暴不可避免地袭来。之后,他没有直接告诉我他的选择,只是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,他的领导现在很器重他,认为他会很有前途;他的房子是和他妻子一起贷款购买,妻子很有家族背景;他儿子最近成绩很好……

  我已读懂了一切。让我吃惊的是,此时我竟然发现我了,我知道这是辉的。在医院检查时,医生说我身体不好,这次若流产,将来很难再有。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,两眼一黑,晕倒在地。醒来后,经过一番挣扎,我决心生下,我喜欢,我爱的父亲,我爱辉。但此时,我强烈预感着和辉没有未来,我不禁为的名分黯然落泪。无奈之下,我在接下去的那段时间里,和我丈夫保持夫妻生活,心想着让丈夫相信将来出生的是他的……

  我和辉的爱情终于经不起现实的考验,他还是带着对我歉疚,在声声痛哭中,选择了他的地位,他的家庭,留给我的只有伤心。

  我的肚子渐渐隆起,我在对他极度的思念中苦熬时日。在期间,公婆另居他处,丈夫依然早出晚归。唯一让我稍感安慰的是,我丈夫还是喜欢的,得知我后没有任何不愉快。我遗传了母亲的心脏病,加上妊娠反应,常常痛苦不堪。好心的邻居知道我身体不好,又独自在家,经常会煮锅粥,然后盛上一碗,放在我家门前。面对这碗粥,我往往含着泪水,难以下咽。好容易熬到了产期,望着别人的丈夫在病床前问暖问寒,而我的丈夫和真正的父亲却不知身在何处,让我心酸不已。

  我尝到了母亲的痛苦,但我活了下来。当我从剧痛中醒来,看到护士的时候,第一句话居然是:“的出生证上有没有写血型”。

  护士怔了一下:“没有。”我的心才稍加安定。

  我的丈夫虽然已不在乎我,但他在乎儿子,家里有个小孩让他欣喜不已。但我还是整 天担惊受怕,我不敢面对他,我觉得和他相处是种折磨,一种良心上的折磨。

  未来不知如何度过

  如今,我还是和我并不爱的丈夫共度时日。望着他终日忙碌的身影,对我不屑一顾的神情,我的心早已凉去。我不敢想象我们未来的日子会是怎样,一旦的身世被揭破,本来已对我毫无感情的他会对我作何反应,以及这种毁灭性的打击我能否承受。

  我整天在家守着。望着的小脸,我不禁想起的亲生父亲。回忆起我们相处时的点滴,想起他曾经的温存关爱,想起分手时的痛彻心肺,我便不能自已地潸然泪下……

  一场无爱的婚姻,一段无望的爱情。在对丈夫的愧疚中,我每天二十四小时打开,痴痴地等待着辉的一丝爱的讯息……